首页 / 观点 / 专栏 / 周二Taoshow丨笑爆朋友圈的葡萄酒创业者胡总的欢乐小剧场

周二Taoshow丨笑爆朋友圈的葡萄酒创业者胡总的欢乐小剧场

发布于2019-04-022729

山东济南的胡总家大业大,近两年迷上了进口葡萄酒,任性的在济南老城区中心地段开了一个门面:美酒赞进口酒类直供。


以下片段是胡总在经营过程中的部分记录。


 剧情:


胡总偶尔会到店面指导工作,但是对很多酒还认不过来。


有一天我看账面上登记了一瓶2005年的苏玳贵腐以极低的价格出掉了。


大惊,问胡总。胡总还很骄傲,觉得自己也能干零售了。


我大脑空白了一片,黯然神伤的说:你不到一百块卖掉了,那可是一瓶05年的一级庄,苏-da-ai呀!


我话没说完,胡总激动的抢过去说:对对对,确实是苏妲己啊,太好喝了,真是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啊!那个客人非要买那个酒,买之前,我们一起喝了一支...


我心中大惊,那客人这么明白,怕是同行吧!!

 背景 

苏玳:Sauternes,也翻译为苏特恩或索甸或索泰尔纳,产区位于格拉夫(Graves)产区南部,加龙河(Gronne)左岸的丘陵地上,土壤多砾石,排水性良好,夏季和秋季都很暖和,拥有产生贵腐菌的绝佳条件。该产区与匈牙利的托卡伊(Tokaji)和德国莱茵高(Rheingau)并称世界三大贵腐酒产区。

 剧情:


胡总酒后乱卖酒的事迹,被我发到朋友圈吐槽,得到了一众朋友的哄笑。


第二天上午,我接到好几个电话问我今天去不去店面。

我说有别的事情处理,不去。


恰巧路过店面去拿发票,嗬,那场面吓我一跳:


一群人围着胡总,就着豆腐脑油条,轮番给胡总敬酒呢!!

 背景 

关于餐酒搭配,在常规的非正式酒宴中,个人以为不必拘泥于严格意义上的搭配方式,最好的搭配的,是好的心情配好的餐酒。

 剧情:


今天进店的一位客人,并不打算接受胡总美女助理的任何帮助,自己挨个拿起酒瓶在瓶底摸来摸去。


随后客人与助理交流并握手,手指还不停在美女助理手背上摸来摸去。


我微微一笑,看来这位还挺有爱美之心,及至落座品酒,客人又托住高脚杯肚摸来摸去,看到我眼神中的异样,他连忙解释道:玩核桃二十年了,现在是手里有啥就忍不住要盘一盘。


于是我马上打开海马刀,把小锯子递上去,盘这个,解痒。

 背景 

即便是葡萄酒行业极为发达信息极为对称透明的今天,还是有众多消费者是凭着瓶子的轻重瓶底的深浅来衡量葡萄酒的价格。

 剧情:


胡总从来不屑于玩抖音之类的APP。


我强烈建议说:你不玩抖音,就不知道现在的年轻消费者是一个什么的趣味和习惯,就无法和他们愉快的交流。


胡总不以为然,决定亲测。


恰好这时来了一位美女进店买酒,胡总高声大喊:来了,老妹儿!


美女一愣,稍后高声回复:老板,我买瓶佛冷,你有法国的佛冷吗?


我当时大笑,看胡总怎么接招,让你不学习不看抖音,佛冷是啥你怕是都不知道!


谁料胡总去酒架上拿起一瓶酒,对美女说:有有有,佛冷,法国的,还是波尔多的呢,佛冷萨克!


我嘴巴张大差点掉到地上。

 背景 

1.抖音流行语:来了老妹儿,买了佛冷

2.佛冷萨克:法国著名产区,Fronsac,多翻译为弗朗萨克或弗龙萨克。

 剧情:


今天的一位客人拿了十几只黛伦堡的枯藤设拉子,过程中,砍价砍到没朋友,要赠品要到成仇人。即便如此,胡总还是笑呵呵的满足了他的所有诉求。


助理不解:不赚钱就罢了,为何还要赔钱卖呢?


胡总说: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一单偶然的略微困损的小交易;但是对这位客人来讲,那可是他第一次大金额的红酒采购。这对他的意义尤其不同。


他像投身一场战斗一样紧张激动兴奋,他热切的渴望赢得超预期的结果。


而我们如果用一点小小的牺牲,帮他完成一次大大的跨越,成人之美啊。

 背景 

澳洲双红五星酒庄的旗舰酒款枯藤设拉子,闻名于世,同时价格也不是大众化价格。十几只枯藤设拉子,近万元的金额对于一位普通的葡萄酒消费者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从胡总的处理方式可以看到,线下的生意做的全是人情。电商是灭不掉线下实体的,因为电商只是个工具,没有情感。

 剧情:


晚上八点了,大家都在仓库忙着搬货赶物流。快递小哥给胡总发了消息让胡总取快递,胡总没顾上回复,小哥又打了十几个骚扰电话过来。


胡总忍无可忍回了个消息:一会再说,还在加班中。


小哥秒回:真同情你啊兄弟,你们这sb公司真是狠心,你们sb老板真是万恶的资本家。


胡总平静的回复:我就是老板......

 背景 

葡萄酒的从业者,除去头部几个屈指可数的公司,经营者亲力亲为的状况还是大比例的存在。所以这个行业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光鲜,或者说光鲜只是一个小方面。

 剧情:


最近全公司上下都忙着搬砖发货,唯独胡总抱着手机语音,没隔一会就大喊一声:发了发了我发了!


起初我们以为是胡总买股票赚了,后来随着他这个喊话频率的加快与喊话声音的提高,我们忍不住向胡总请教:您到底是赚了多少钱啊这么激动?


胡总开心的讲:一年到头,最开心的时候,不是客户定了多少货,不是账面入了多少货款,而是在这个物流紧张的时候,客户每次问我发货了吗,我都可以这样喊:我发了我发了!”

 背景 

春节属于葡萄酒行业的一个旺季,但同时也是物流最紧张的时间段,不但物流会提前停运,已经下单的货物也会出现爆仓压货的情况。这个状况体现在酒商身上就是,物流能不能及时发掉,每天的工作几乎都是在安抚经销商的情绪。

 剧情:


客户刘总向胡总抱怨:我一年走掉你一百万的酒,都过年了你也不好好表示一下?


胡总连忙让助理查阅客户刘总一年的订货数据,助理讲:总额是没错,但是从利润率角度来说是负的,如果再核算您请刘总足疗唱歌的支出,那我们和刘总之间的合作,亏损还是很严重的。


胡总有些抓狂,又不好扫刘总的兴致,只好说:感谢您的关照,都过年了我也没什么好孝敬的,我给您磕个头吧!

 背景 

目前的商业环境,进口酒的整个供应链,无论在哪个位置,都没有外界想象的暴利。

- THE END -

作者丨小韦

编辑丨May

作者简介:

小韦,山东醉好MBA葡萄酒学院创始人,酒赞供应链(上海)管理公司高级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