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因为在葡萄园里拉粑粑,我被告上了法庭

因为在葡萄园里拉粑粑,我被告上了法庭

发布于2019-09-27752

我叫芝麻,今年7岁了,肤棕貌美,在阿尔萨斯地区小有名气,是祖斯兰(Valentin Zusslin)酒庄的颜值担当和实力担当。


回想起那一天,葡萄园里绿波荡漾,挂着的葡萄串就像玉珠子一样流光溢彩。我一边辛苦的犁地,一边幻想着把葡萄吃进嘴巴里的美妙场景。

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就在这个时候,我控制不住技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在草地上拉了粑粑。结果杯具了,受不了我大便气味的邻居们把庄主夫妇告上了法庭。如果历史可以重来,我一定选择。。。。。。。

再多拉几泡?!

谁让我的粑粑是葡萄园最好的肥料呢?

案情回顾

01

说到这你可能已经猜到了,芝麻是一匹母马,它在祖斯兰(Valentin Zusslin)酒庄已经工作7年了。在生物动力法酒庄,拥有一匹马简直是终极梦想,日常除了能让它来耕地和运货,还可以用马粑粑来肥沃土地。

耕地中的“芝麻”

从照片上看,芝麻工作的场景透露着无限温馨美好,可现实却非常骨感。

芝麻在田里闲逛

祖斯兰酒庄的邻居,一对经营民宿的夫妇因为再也忍受不了粪便的骚扰,而将它与主人告上法庭。邻居们历数芝麻的罪责:随意大便引来层出不穷的绿头苍蝇,导致现在房客们不敢在室外花园里用餐;恶臭扑鼻,空气质量急剧下降,客人连窗户都不敢打开了。邻居们粗略估计,因为芝麻的臭粑粑而造成了民宿最起码几千欧元的损失。

这些控诉让我瞬间联想到已经拥有10匹马的波尔多1855年列级名庄庞特卡奈(Pontet Canet),心疼他的邻居们一分钟。 

国际支持

02

最近这几年来,投诉动物的奇葩案件越来越多:前不久法国中部Pignols村的村长就对有人投诉蜜蜂的粪便而感到“震惊”和“疲惫”,他在社交媒体上对这些村民们隔空喊话,“大家都是农村人,何必这么作?”


类似的案例还有来普罗旺斯渡假的游客,投诉知了太吵,闹得人睡不着觉;其中,最有名大概是一只叫做Maurice的公鸡,因为每天早上6点钟准时打鸣而被告,差点和路易十六一样的命运(被砍头)。最后有将近12万人在社交媒体上为它请愿,还登上了纽约时报,才幸免于难。

被起诉的公鸡Maurice

这其实并不是现代与农村生活的冲突,而是思维僵化导致的必然结果。一方面,干净体面的游客希望鸡鸭虫鸟充当照片背景,拿到社交媒体上炫耀一把;另一方面,他们又不愿意接受鸡会打鸣,马会拉屎,知了会唱歌的事实。


对“芝麻”的终审结论将于今年11月18日出来,为了让爱马不受委屈,它的主人Marie Zusslin在网站上发起了请愿运动。上万人为芝麻疯狂打Call,截止到今天,一共收集了32800人的请愿,其中还有不少是国际友人。

生物动力法和动物

03

这场荒唐的官司,又再一次把生物动力法推上了前台。


首先,支持生物动力法的酒庄并不是一些“边缘“酒庄。其中最著名的就有罗曼尼康帝以及与之并肩的勒桦酒庄(Domaine Leroy), 勃艮第特级独占园大德园(Clos de Tart), “双鸡”勒弗莱酒庄(Domaine Leflaive), 阿尔萨斯的顶级名庄辛鸿布列什(Domaine Zind-humbrecht)等。宝玛酒庄的总经理Thomas Duroux甚至大言不惭的认为,“波尔多列级名庄在未来十年内都会采用有机和/或生物动力法”。


芝麻工作的祖斯兰酒庄创立于 1691 年,已经传承了十二代,在1997年就得到了生物动力法认证。作为一个老牌的生物动力法酒庄,用马来耕地绝对是标配。祖斯兰酒庄的葡萄酒在法国和国际上得到了很高的评价,法国酒媒甚至宣称,“如果盲品的话,我们会认为祖斯兰黑皮诺产自于博艮第特级葡萄园“。这对于以酿造清淡口感黑皮诺而闻名的阿尔萨斯地区,绝对是最高评价。而这些,庄主都归功于生物动力法和芝麻起到的作用。

Zusslin酒庄

在生物动力法中动物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至今为止,在波尔多已经有十多家著名酒庄引入马匹来犁地,包括庞特卡奈酒庄、豪庄赛格拉(Rauzan-Ségla)、拉图酒庄、朗丽湖酒庄(La Lagune)还有诗密拉菲(Smith Haut-Lafitte)酒庄。


除了马以外,在黑教皇酒庄的葡萄园里,你还能看到两头400公斤重的巨牛;宝玛酒庄葡萄园里的羊和鸡;玛歌产区肯特布朗酒庄(Cantenac Brown)、佩萨克-雷奥良的布朗酒庄(Brown)和佛泽尔酒庄(Fieuzal)里漫天飞舞的蜜蜂;听说法国南部还在葡萄园里引进了蝙蝠。

羊吃杂草,就避免了使用除草剂;鸡吃葡萄叶上的有害虫类,就避免了使用杀虫剂;马来犁地,就避免了拖拉机反复压实地面,氧气不够从而土壤里微生物灭绝的状态。而且,这些动物的粪便有正好是葡萄园最营养的肥料。

在葡萄园里养羊

有些人认为生物动力法难懂,和现代科学酿酒背道而驰,这里我们没有时间展开论述。我想问的是:你认为现代科学种植就一定是完全正确与合适的吗?


- END -

撰文|彭佳       排版|Seiya

*图片来源网络